正如席慕蓉说的那样:
你在人群中对我微微一笑
因为这个微笑
我已经等了好久
等待是一生中最初的苍老
是令人日渐消瘦的心事
是举著前莫名的伤悲
是记忆里一场不散的筵席
是不能饮不可饮,也要拼却的一醉

留下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